法律援助公益平台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例中
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郑州

切换城市

 当前位置:法律网 > 法律公益 > 公益主题 > “等爸爸回家” 男子戒毒所内与子庆生

“等爸爸回家” 男子戒毒所内与子庆生

2017-06-12

108

分享到:
昨日,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内,小雨为爸爸庆生。小雨在爸爸的指导下,将心中的希望和爱画在纸上。原标题:“等爸爸回家”

  

  昨日,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内,小雨为爸爸庆生。

  

  小雨在爸爸的指导下,将心中的希望和爱画在纸上。

  原标题:“等爸爸回家” 男子戒毒所内与子庆生

  将儿子送到学校后,张伟(化名)只身前往派出所,自称吸毒要求尿检。

  去年12月底,他获得了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机会。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离异、无业、生活拮据、一家老小需要照顾。张伟犹豫多日,最后下定决心走向派出所。

  “与其说主动戒毒,不如承认就是想逃避责任。”回想近10年的生活,他觉得,那是一段被噩运步步紧逼的日子。

  生活受挫染上毒瘾

  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张伟送初中同学到一宾馆时,对方邀请他上楼坐坐。

  2008年,母亲因病去世、婚姻破裂,他受到重创。此前,从部队退伍,他是出租车司机,生活简单而平凡。

  张伟记得,在陌生的房间里,同学和朋友称,吸毒后可以忘却所有烦恼,并提出免费让他试试。

  好奇心使然,他选择尝试,试的次数多了,便一发不可收拾。

  染上毒瘾后,张伟无法继续工作,祖孙三人靠着父亲的养老金度日。

  “虽然不是天天吸,每月也会花掉2000元左右的毒资。”张伟说,身边吸毒的朋友越来越多,除了吸毒和睡觉,他还常参加“毒友”的赌局,为满足吸毒和生活开销,他将车和回迁房卖掉,一家人租房度日。

  虽然父亲有所察觉,也多次劝说,但无济于事。

  与毒品为伴,张伟开始消瘦、脾气暴躁,吸毒后常产生幻觉。他总觉得有人在追杀自己,也曾报警求助,尿检结果出来后,他被派出所行政拘留。

  随着吸毒的频繁,地点从毒友家发展到车里、家中,张伟记得,毒瘾肆虐时,为了吸毒,他还曾把孩子轰出房间。

  还有一次在带孩子开车外出时,他毒瘾发作,用车里快喝完的矿泉水瓶做冰壶,随后到后备厢取毒品。上车时他发现儿子小雨(化名)正在喝瓶里的水,“当时都吓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张伟说,孩子喝水画面让他意识到,自己吸毒让家人面临危险。

  为逃避责任“自首”

  “也有无数次想彻底摆脱那东西。”张伟坦言,看着年迈的父亲和孩子,自己也想脱离与毒品为伴的生活,并为之努力。

  作为有吸毒前科的居民,他是派出所记录在册的“重点”人物,除了定期接受尿检外,社区民警常登门走访和突击检查。

  在社区监管和自愿戒毒的情况下,去年12月前,他已经坚持了两年半左右未吸食毒品,直到父亲出车祸入院抢救,生活再次陷入深渊。

  医院催款单上数字越来越多,肇事方也无力支付,除了日常护理,张伟四处求人、借钱,却屡屡碰壁。

  万念俱灰时,他决定用自己做赌注:“我如果被抓了起来,政府不会不管老人和孩子的。”去年12月底,张伟将小雨送到学校后,未透露只言片语,就执行了“计划”。

  在派出所,他告诉民警自己吸食冰毒,并通过尿检予以证实。随后,他获得两年强制隔离戒毒的机会。

  当晚,小雨放学未能等到爸爸,民警帮忙联系了密云一家福利院,医院也答应继续为老人治疗。

  张伟说,这是自小雨出生以来,父子俩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

  在强戒所里,张伟每天生活规律,同时接受康复训练。他说,要彻底戒除毒瘾,除了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想到还在福利院的儿子,他下定决心,结束强戒之后,永远不再沾染毒品。

  父子强戒所团聚

  6月10日,10岁的小雨凌晨4点就起床了,在两名福利院工作人员陪同下,从密云出发前往强戒所。

  在第29个国际禁毒日来临前夕,位于大兴团河的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举行“悦享童趣 让爱回家”亲子体验活动,旨在让强戒人员与家人团聚,以激励他们脱离毒瘾,戒除心魔。

  已半年没见到爸爸,小雨显得很兴奋,他提前准备了期中考试的成绩单和一份神秘礼物,想着要给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爸爸一个惊喜。

  34岁的张伟也早早起来,按往常的作息完成出操和早饭后,进入活动室等待儿子。没打招呼就离开,他担心孩子受到伤害,也为此常常自责、愧疚。

  9时,位于大兴团河的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内,8张课桌摆成半圆形,服刑人员以家庭为单位在桌前坐好。

  家属们经过安检进入隔离区,张伟一眼在人群中看到儿子,小雨背着书包一路小跑,用一个拥抱打消了他此前所有顾虑。

  “高了这么多。”张伟将小雨的头靠近胸口,用拇指和食指比量孩子半年长高的部分。

  游戏、画画、聚餐……2个多小时里,小雨一直用手挽着父亲的胳膊,俩人有说有笑。在以家庭为小组作画取名时,小雨画了蓝天、白云、燕群、彩虹、大房子和苹果树。

  画中,“爷爷”、“爸爸”和“小雨”展开双臂,面带笑容,小雨给画作取名“幸福大家庭”。写“庭”时,他犯了难,张伟接过儿子的笔帮忙完成,二人相视一笑。

  高墙里的生日

  拉着爸爸,小雨说起半年来的生活和烦恼。期中考试成绩不错,各学科都在90分以上,但因为没考到第一名,一心想竞选当班长的他有些苦恼。

  福利院工作人员告诉张伟,孩子学习、生活得很适应,跟其他小朋友和工作人员相处融洽,相比同龄人,小雨显得更加懂事。

  活动间隙,张伟被“请”到活动室附近一间教室。短暂的等待后,屋门打开,小雨端着一个生日蛋糕走了进来,“爸爸,马上就是您的生日了,提前祝您生日快乐,您永远都是我的英雄!”

  面对懂事的孩子,张伟再也无法控制情绪,他弓下腰,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眼泪不止。“爸爸对不起你,爸爸犯了错误,你能原谅爸爸吗?”

  小雨拍拍父亲的后背,“能,爸爸!你从小把我养大不容易,你就是我的英雄!”

  吃过午餐后,会见结束。在隔离区的大门内,小雨抱着爸爸撒起娇来,说什么不肯撒手,张伟红着眼眶向儿子保证:“等爸爸回家了,咱爷俩永远不分开!”

  ■ 链接

  “吸毒人员越来越年轻化”

  天堂河强戒所五大队副大队长隗世纪介绍,刚到强戒所时,张伟很少提及家里的事。一次敞开心扉时,他告诉强戒所民警,担心孩子的生活。

  为了让张伟安心戒毒,民警逐一联系密云的福利院,确定小雨所在的福利院后,又带着给张伟拍的视频到福利院看望小雨。

  小雨在福利院生活不错,但对此前的生活并不愿提及。当看到视频中张伟笑着说,爸爸很好很想他,叮嘱他好好学习时,孩子瞬间大哭。

  隗世纪说,被问及爸爸去哪时,小雨回答“爸爸要出差两年”。谈到此前在家时的生活,小雨告诉民警,每次警察到家里,爸爸就拿着一个纸条上厕所。“他都明白,孩子虽然天真活泼,但从小到大的变故对孩子肯定有影响。”

  谈及吸毒特点,隗世纪介绍,目前大多数吸食的都是合成毒品,如冰毒等苯丙胺类毒品。传统毒品如海洛因正在逐渐减少,冰毒类的合成毒品因工艺简单、生产速度快,成本低,因此接触和吸食合成毒品的人数多,且吸毒人员越来越年轻化,强戒人员中,有刚成年的吸毒人员。

  吸毒人员中,学历、职业参差不齐,好奇和压力大是大多数吸毒人员选择吸食毒品的原因,大多数由熟人介绍吸食,也有人吸毒为了减肥。(采写、摄影/记者 李禹潼)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废旧手机 该去哪里

法律公益

Legal Welfare

法律网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
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官方QQ群

229634585 234557205

 客户咨询电话

155 1066 5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