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网约律师 与您并肩同行、携手普法之旅

郑州

切换城市

 当前位置:郑州法律网 > 法律资讯

奔驰失控致3死10伤 驾驶人突发疾病也要获刑?

2019-08-28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7月17日上午,江苏常州闹市区发生一起惨烈交通事故。一辆行驶中的奔驰车突然冲入非机动车道,高速行驶中撞击多辆电瓶车,事故致3死10伤。7月20日,常州警方公布事故细节,就民众最关注的问题进行答疑。 常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7月17日上午,江苏常州闹市区发生一起惨烈交通事故。一辆行驶中的奔驰车突然冲入非机动车道,高速行驶中撞击多辆电瓶车,事故致3死10伤。7月20日,常州警方公布事故细节,就民众最关注的问题进行答疑。


       常州警方最新的通报显示,警方确认肇事驾驶人徐某春在事故发生时处于“癫痫”的“痫性发作”状态,而“癫痫发作”的诱因是徐某春“尿毒症、高血压病、心功能不全”的既有病史。徐某春在驾驶证初次领证、转籍、期满换证时提交机动车驾驶人身体条件证明,其身体状态正常。

       癫痫,也就是俗称的“羊癫风”。这是一种发病机制相当复杂的脑功能障碍疾病。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约有900万左右的癫痫患者,这个数字仍在以每年40万人的速度增长。截至目前,癫痫仍然是一种还未被医学彻底攻克的疑难病症,并且它很难在未发病的时候得到确诊。 

来源:央广网 

嘉宾:代现峰律师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
法律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方弘:患有癫痫的人是否可以持有驾照? 

代现峰律师:法律规定是不允许的。公安部《关于机动车驾驶申领和使用规定》第13条明确规定了九种情形是不允许申请驾驶证的,尤其是第一条就明确例举了癫痫病以及其他神经性疾病。

法条链接:
第十三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申请机动车驾驶证
(一)有器质性心脏病、癫痫病、美尼尔氏症、眩晕症、癔病、震颤麻痹、精神病、痴呆以及影响肢体活动的神经系统疾病等妨碍安全驾驶疾病的;
(二)三年内有吸食、注射毒品行为或者解除强制隔离戒毒措施未满三年,或者长期服用依赖性精神药品成瘾尚未戒除的;
(三)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构成犯罪的;
(四)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
(五)醉酒驾驶机动车或者饮酒后驾驶营运机动车依法被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未满五年的;
(六)醉酒驾驶营运机动车依法被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未满十年的;
(七)因其他情形依法被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未满二年的;
(八)驾驶许可依法被撤销未满三年的;
(九)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有第一款第五项至第七项行为之一的,在规定期限内不得申请机动车驾驶证。 

方弘:但是,徐某春领取了驾驶证。我们知道申领驾驶证之前,并没有对申请人进行严格的体检。 

代现峰律师:考驾照的时候是没有隐形疾病检查的,单靠体检也不一定能把这类疾病检查出来。

法律规定18岁以上的成年人可以申请驾照,每个人通常是非常清楚自己有没有类似的隐形疾病的。如果申请人自己要隐瞒,体检也不一定有办法能查得出来。 

方弘:徐某春驾车途中突发疾病肇事,他该承担责任吗?

代现峰律师:首先,肇事者对自己的病情是非常清楚的,在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的情况下驾驶车辆造成事故,从主观上不能认为他没有过错,即主观上是他是间接故意或者过失的,而客观上他造成了此次事故。(这和喝醉酒后开车有相同之处)。

因此,肇事者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从证据角度如何证明肇事者主观上存在过错?可以通过他是否去过医院检查、就医或者服用此类疾病的药物。一旦收集到这些证据,就可以认定他违反了法律上禁止性规定,主观上就是有过错的,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但也存在例外,即平时行为人没有发现类似的隐形疾病,本人也没为此就医过,这就不应该承担刑事责任。

方弘:如果徐某春不知道癫痫病人是不能驾驶车辆的,(我作为一名驾驶员我也不知道)而申请了驾照,这样还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代现峰律师:这个情况确实存在。对于这些法律规定是需要宣传和学习的,我个人认为理论考试不能只是针对交通法规方面的问题考试,还需要把这些影响驾驶安全的疾病作为考题固定下来。这样每一个驾驶员在学习的时候就能了解或者知道自己是否能申请驾照。

但是,不能因为行为人不懂法就免去了他的刑事责任。

方弘:如果本案徐某春知道自己有癫痫病并且自己也正常服药,医生也说正常情况下坚持服药不会发作,最后驾车时突发疾病肇事还需要承担责任吗?

代现峰律师:这个疾病影响驾驶安全,就不能申请领取驾照,除非是癫痫病被完全医治好了不会再发病。即使是你说的这种情况,也是违法的,因为法律规定患有癫痫病不可以申领驾照。

而不管他是否承担刑事责任,民事责任是绝对会承担的。即便他没有过错,从《侵权责任法》的角度来说,也有公平责任的规定。

方弘:有人建议应该增加领驾照前的体检项目,您怎么看?

代现峰律师:我不认为增加体检项目就能防止此类事情发生。原因有三:

第一,我国驾驶人数太多,体检人数多,情况较为复杂,成本太高。去年,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介绍2018年我国驾驶人数超过4亿。

第二,一旦增加体检项目,就意味着会增加相应的利益链条,最后买单的还是驾驶员。

第三,体检并不一定能检查出来癫痫病这样的隐形疾病。如果体检没有检查出来,而类似因疾病发病发生事故就会给肇事的驾驶员以推脱责任的理由。

方弘:您认为怎么杜绝此类事情发生?

代现峰律师:第一,对不能领取驾驶证的情况进行宣传教育,并且作为驾照考试必考题。

第二,交管部门可以通过大数据与医院建立沟通机制,凡是医院信息采集有隐形疾病并被列入不能申领驾照的情况就禁止考取驾照。尽管这需要大量的投入,但是也总比增加体检项目的成本小很多而且更有效。


嘉宾:代现峰律师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
法律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官方QQ

339118878

 商务合作/投诉建议

400-969-8166

法律网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
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